全聚德(002186.CN)

全聚德2019年营收净利双降:募投项目烂尾 高管频繁离职 一季度预亏1亿元

时间:20-04-15 15:53    来源:中国经济网

4月14日,全聚德(002186)(002186.SZ)发布2019年财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15.66亿元,同比下滑11.87%;归母净利润4462.8万元,同比减少38.9%;扣非后归母净利润2030.2万元,同比减少64.48%。

据全聚德年报中披露,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对整体餐饮经营环境产生重要且持续性的负面影响,公司餐饮及食品业务均受到严重影响,导致公司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净利润出现亏损。数据显示,今年1-3月,全聚德净利润预计亏损0.9亿元至1亿元。

营收净利双降,品牌老化等问题掣肘 

全聚德表示,受餐饮行业,尤其是中式正餐竞争加剧影响,公司年度接待人次同比减少,导致2019年营业收入和利润水平同比下滑。值得注意的是,该说法并非首次出现,2018年,全聚德已因同一原因录得“营收净利双降”,其中,营收同比下滑4.48%、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6.29%。对比2018年,全聚德2019年的营收、净利润下滑幅度进一步扩大。

财报显示,2018年-2019年,全聚德餐饮业务年度接待宾客分别为770.47万人次、658.92万人次,同比减少4.17%、14.48%。用全聚德的话说,这正是公司近两年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

中国食品产品分析师朱丹蓬指出,“全聚德营收、净利双降系多种原因导致。”在朱丹蓬看来,全聚德除了面临整个体制和运营机制的严重硬伤外,还存在品牌老化、产品老化、场景老化、运营模式老化以及服务体系老化等多方面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全聚德创建于1864年,以传统挂炉烤鸭而闻名;1994年,中国全聚德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主营业务为餐饮服务及食品加工销售等;2007年11月,全聚德在深交所上市,成为首家A股上市的餐饮老字号企业。

上市之初,全聚德凭借“国宴”标签一路高歌猛进,连续五年业绩直线上升,直到2013年,随着外部环境变化,全聚德营收开启整体下滑趋势。财报显示,2013年-2019年,全聚营收分别为19.02亿、18.46亿、18.53亿、18.47亿、18.6亿、17.77亿元、15.66亿元。

与此同时,中国餐饮行业整体规模却在持续扩大。据国家统计局披露数据,2013年-2019年,中国餐饮行业收入从2.56万亿元一路上涨至4.67万亿元,餐饮业发展保持高速度增长。

募投项目烂尾,高管频繁离职 

除了业绩逆势而下,全聚德多个投资项目也都无疾而终。2014年,考虑到公司战略转型过程中对资金的需求,全聚德通过非公开发行新股募集资金3.5亿元,用于若干食品生产和新型门店建设项目。

资金到位后,多个项目却因各种原因相继搁浅,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上述募集资金累计投入项目金额为1010.81万元,专户存储累计利息扣除手续费6750.72万元,尚未使用的金额达3.96亿元。

在募投项目停滞多年的背景下,今年年初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又给全聚德的经营带来新的压力。面对外部市场环境发生的重大改变,全聚德决定终止原募投项目并将剩余资金永久补流。

与资金用处一同调整的,还有全聚德的组织架构。财报披露前夕,上任仅一年的董事长鲍民就因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在此之前,董事韩雪松、董事张力、董事叶菲等均于因工作原因提前辞去任期内相关职务。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全聚德就开始频繁有高管离职。业内人士认为,这与全聚德近年的业绩持续低迷有关,公司希望能通过更换管理层改变情况。2019年底,这一重任落在了原东来顺掌门人周延龙肩上,据全聚德公告显示,周延龙受聘成为公司新任总经理,并当选公司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受疫情影响,一季度净利润预亏1亿元 

周延龙上任不久,疫情不期而至。眼下,全聚德正面临业绩压力和疫情影响的双重挑战。

“受疫情影响,全聚德2月初关停超八成门店,就餐人数锐减九成,仅直营门店的年夜饭退餐量就达到4000桌。”周延龙曾对媒体表示,营收大幅下降严重影响全聚德现金流。

据全聚德年报中披露,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对整体餐饮经营环境产生重要且持续性的负面影响,公司餐饮及食品业务均受到严重影响,导致公司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净利润出现亏损。数据显示,今年1-3月,全聚德净利润预计亏损0.9亿元至1亿元。

接下来,全聚德预计新冠肺炎疫情对公司业务的影响还将持续,持续时间视疫情管控的进展而存在不确定性。

全聚德表示,在堂食市场未能有效恢复的条件下,今年将继续拓展外卖业务,全力开发线上外卖、线下外卖、半成品外卖三个市场。 疫情结束后,还将根据门店情况,全面减免餐厅服务费,适度调整精品烤鸭价格,改善百姓顾客的消费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