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业绩九年来最差!全聚德一晚8公告,补充流动资金回购股份自救?

发布时间:2020-03-12 15:46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全聚德(002186)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5.66亿元,同比下降11.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实现0.4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0.73亿元下降35.40%。其业绩表现与餐饮行业总体情况背道而驰

《投资时报》研究员 卓玛

今年开年前两个月对全国餐饮行业而言尤为刻骨铭心。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餐饮收入4.67万亿元,其中15.5%来自春节这一传统消费旺季。而据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相比去年春节,今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78%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100%以上;9%的企业营收损失达到九成以上;7%的企业营收损失在七成到九成之间;营收损失在七成以下的仅为5%。

收入锐减也使餐饮行业进入震荡调整期。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前两月,全国餐饮企业数量新增9.9万家注销1.3万家,其中1月与2月分别新增企业7.9万家与2.0万家,分别注销1.1万家与0.2万家。

身处其中,以“挂炉烤鸭”闻名的老字号餐饮企业中国全聚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全聚德,002186.SZ),春节期间的经营一样惨淡。刚于2019年12月走马上任的全聚德总经理周延龙曾对外表示,全聚德全国有超过2/3直营和加盟门店处于暂时闭店歇业状态,而直营门店的年夜饭退餐量达到4000桌。

近几年,全聚德的业绩逐年走低,管理层也变动频频,如今又受疫情冲击,内忧外患下,全聚德不得不展开自救。

终止募投项目

3月6日晚,全聚德一口气发布了8条公告,表示其将终止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剩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还将从中拿出一部分资金用于回购部分社会公众股份,回购股份将全部用于后续实施股权激励计划。

全聚德在公告中明确表示,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结合公司所处行业变化和公司发展战略需要,提高募集资金使用效率,董事会同意终止2014年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剩余募集资金(含资金利息)合计3.96亿元(具体以实施时实际结存数据为准)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据悉,原募投项目立项于2013年,全聚德曾以13.81元/股非公开发行2534.40万股新股。截至2014年6月27日止,共募集资金3.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1175.53万元后,募集资金净额为3.38亿元。

此次募集的资金原本计划投入6个项目,但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全聚德仅在其中之一的全聚德仿膳食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上实际投入了1010.81万元,完成了投资进度的15.55%。而除全聚德上海武宁路店及华东区域总部建设项目在2015年3月终止外,其他4个项目均未实施。

在相关公告中,全聚德表示,原本计划新建的店面是针对上海和长三角中高端餐饮市场的,但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中高端特别是高端餐饮不再是市场主流,如继续按原计划投入,经济效益将不能达到预期,因此项目终止。

至于其他项目未能推进,全聚德在2015年的半年报中将之归结为项目土地性质发生变更,需重新申请部分建设指标;项目属还建项目,正在进行还建产权确认;项目正在积极寻找适合的店址等诸多原因。

2019年3月,全聚德决定在未来12个月内使用最高额度不超过3.8亿元的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结构性存款。自2019年1月1日起,全聚德累计购买招商银行结构性存款7.5亿元,产生收益1458.02万元。截止2019年12月31日,募集资金专户存储累计利息扣除手续费为6750.72万元,募集资金专用账户余额为3.96亿元(含利息)。

至于此次再次变更募集资金用途,全聚德表示,自2020年1月下旬以来,公司餐饮及食品业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范围内大多数门店的堂食接待处于停滞状态,食品业务销售下滑较大。虽采取多种措施增加收入,降低成本,但仍面临较大的现金流压力,亟需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全聚德拟变更募集资金用途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的同时,其公告表示将从中拿出一部分资金,拟以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回购公司部分社会公众股份(A股),用于股权激励计划。不过该计划尚待相关部门批准。

业绩持续走低

长久以来,“全聚德烤鸭”都是北京土特产的代表,诸多来京的游客都会选择进店品尝或购买真空包装烤鸭,但近年来其他以烤鸭为主打产品的餐厅日益崛起,使得“全聚德”不再是消费者的唯一选择,由此也影响了其接待人次,这也反映在公司业绩上。

2月下旬,全聚德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快报,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5.66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17.77亿元下降11.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47亿元,同比上年同期的0.73亿元下降了35.40%。全聚德表示主要经营指标下降是由于公司餐饮收入同比出现下滑,进而带动整体利润水平有所下降。

事实上,全聚德的业绩低迷由来已久。创建于1864年的全聚德于2007年登陆资本市场上市。2011年,全聚德依靠新疆子公司及新门店的营收并表,营业收入首次突破18亿元大关,达18.02亿元,并在2012年实现19.44亿元的历史最好营收。从上市之初到2012年,全聚德一直维持业绩增长态势,但在此后便走上下坡路。

2013年到2018年,全聚德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9.02亿元、18.46亿元、18.53亿元、18.47亿元、18.61亿元、17.77亿元;扣非后归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21亿元、1.17亿元、1.19亿元、1.27亿元、1.19亿元、0.57亿元。继2018年首次跌破18亿元的年度营收后,全聚德2019年的业绩表现为近九年最差的一年。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2019年,中国餐饮行业的市场规模以年复合增长率10.76%的速度保持稳定增长,2019年中国餐饮行业收入达4.67万亿元,同比增长9.38%,近5年餐饮行业产值占GDP的比重均稳定在4.7%左右。显然全聚德的发展和总体环境表现背道而驰。

在2019年的三季报中,全聚德预测其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下降40%—70%。至于本次业绩快报披露的经营业绩优于此前预测,全聚德表示,经过第四季度的调整优化,使得餐饮收入降幅有所收窄,同时加大成本费用控制力度,由此整体归母公司净利润降幅较原预计有所下降。

全聚德近五年部分财务数据(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Wind

人事变动频繁

事实上,全聚德第四季度的调整或与其迎来一位新总经理有关。

2019年11月26日,全聚德原董事、总经理张力递交辞职报告,因工作变动原因申请辞去所有职务,不再在公司任职,而张力是2016年7月才被聘任为公司总经理的,此时未到任期。

仅一周后的12月4日,全聚德聘任周延龙为公司总经理,并增补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周延龙此前担任北京东来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总经理。

就第四季度的表现看,新上任的总经理周延龙确实为全聚德带来了业绩提升。而在疫情期间,全聚德还在第三方平台上线了外卖业务,目前在全国近50家直营门店中,约75%已经恢复营业,均以外卖形式为主。

只是外卖业务已不是全聚德的首次尝试。2016年,全聚德曾与重庆狂草科技有限公司联合成立鸭哥科技,力推烤鸭外卖,但到2017年因鸭哥科技持续亏损,全聚德宣布停止其营业。

相比于如何应对疫情,如何切实提振全聚德的业绩,或是周延龙在今年及以后更需要考虑的问题。

而人事变动频繁或也是全聚德近年来除业绩下滑外的另一重要表现。

除更换总经理外,2019年7月,全聚德董事叶菲递交了辞职报告,因工作原因请求辞去公司所有职务,不再在公司任职。而2020年3月,就在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后不久,董事韩雪松也递交了辞职报告,同样因工作原因请求辞去公司所有职务,不再在公司任职。

值得注意的是,全聚德刚于2019年1月进行了第八届董事会的换届选举,叶菲、张力和韩雪松都是新一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他们均在任期到期前辞职。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全聚德就开始频繁有高管辞职。虽然人事变动不能反映公司的经营情况,但业内人士仍认为这与全聚德近年的业绩持续低迷有关,该公司亦希望通过更换高管团队重振老字号。

2019年业绩表现不佳,2020年初又受疫情影响就餐人数骤减餐厅暂停营业,老字号全聚德的2020年充满挑战。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