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百年老店全聚德滑铁卢!业绩股价腰斩再腰斩 公司坏了还是时代变了?

发布时间:2019-10-22 19:02    来源媒体:金融界

继“吃不起”的榨菜之后,成立于1864年的全聚德(002186)(行情002186,诊股)的烤鸭也卖不动了?

2018年业绩腰斩之后,全聚德昨晚再次公告称,前三季度归母净利同比减少近6成降至5260万元,同期营收11.91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2.62%,盈利能力再下一个台阶。

纵观历年财报数据发现,几经转型无果之后,全聚德的接待宾客正在逐年减少,这与热度不减的大消费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业绩腰斩再腰斩

21日晚间,全聚德披露三季报,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91亿元,同比减少12.62%,实现归母净利润5260万元,同比减少59.09%,扣非净利润为3902.17万元,同比减少68.53%。

公司还预计,2019年全年归母净利润变动区间为2191.27万元至4382.53万元,同比下降40%至70%。去年全年,全聚德归母净利润为7304万元,跌幅为46.29%。

自2012年走上业绩下坡路以来,全聚德的历年营收已经从19.44亿元降至17.77亿元,净利润则从1.52亿元下滑至7304.22万元。

全聚德

不过尽管业绩不佳,全聚德手中的现金却从2013年底的2.68亿元增长至2018年底的9.92亿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全聚德账面货币资金为6.48亿元,还有3.83亿元的交易性金融资产,这些现金与金融资产,2019年至今为全聚德带来了1606万元的投资收益。

百年老店鸭子卖不动了?

全聚德对于业绩下滑作出的解释,简言之就是鸭子卖不动了。

2007年,全聚德成为“烤鸭第一股”风光无两,股价一度在2008年初接近33元一股,如今业绩不振股价下跌,这家百年老店的经营之道也引起业内热议,消费者也从口味和价格给全聚德的初心做了算法。

随着店铺不断增多,很多老食客感受到了全聚德烤鸭味道的变化,而价格从30年前的8块钱一只到现在的两三百一只,叠加服务费之后吃一次烤鸭至少要500块。在南方,一只烤鸭也就几十块钱。

口味乏善可陈,价格变化明显,叠加各种新兴品牌赶超,“北京烤鸭“已经很难与全聚德划等号。有数据显示,目前在北京专做和兼做烤鸭的餐厅酒店加起来有6000多家,其中不乏品牌赶上甚至超越全聚德。虽然后者财报中多次提到口碑提升,但每年接待的宾客数量却在逐年减少。

有市场人士分析, 2012年以来休闲餐饮、日常消费不断增长,商务宴请市场有所下滑,全聚德业绩滑坡的主要原因正是没有做好适应消费升级的准备。

卖不动的不只是烤鸭

观察整个饮食消费领域,销量不断滑坡老干妈、涪陵榨菜(行情002507,诊股)、东阿阿胶(行情000423,诊股)似乎都和全聚德成了难兄难弟,但行业数据似乎并不能解释这一看似普遍的现象。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3年-2018年,中国餐饮业增速放缓,但整体收入从2013年的2.56万亿元涨至去年的4.27万亿元。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盘和林此前指出,今年上半年,全国餐饮收入21279亿元,同比增长9.4%。

而另一方面,基于成本考虑更换辣椒原料的老干妈也在经历明显的销量下滑,习惯通过提价稳利润的涪陵榨菜也在今年中报一记业绩雷砸下年内首个跌停,还一度引起台湾节目调侃 “大陆吃不起”,而另一只热衷提价的大白马东阿阿胶也在今年上半年结束了连续12年增长的神话。

全聚德

全聚德也曾试图力挽狂澜。除了2014年募资3.38亿元建设熟食车间,搞中央厨房、门店改造, 2016年提出”拥抱互联网、拥抱年轻人”设立“鸭哥科技”试水外卖,2017年计划收购粤菜品牌汤城小厨,全聚德还在2018年开启了与抖音的合作进行创意营销。

但上述尝试效果均不明显,最后无疾而终。其中当初募集的3.38亿资金截至今年上半年累计投入仅为1010.81万元,而在抖音上的合作也并未对业绩起到明显作用。

多次折腾未果之后,全聚德面对江河日下的业绩也是焦头烂额。在2019年半年报经营概括讨论中,“创新”一词合计出现16次,试图多措并举打造符合时代发展的全新形象。早在去年年报中,全聚德就表示要建立创新实验室以推进创新合作。

全聚德

截至10月22日,全聚德股价报收10.43元,市值约为32.17亿元,较4月最高点13.43元已下降22.8%,相比2007年上市之初股价更是跌逾7成,市值蒸发近80亿,昔日“烤鸭第一股“市值仅剩32亿元。

而10年售价涨逾400%的涪陵榨菜,上市不足10年股价就实现了与售价几乎相同倍数的增长,市值增加了140亿,如今也难以逃避存量市场下的增长难题……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